视力保护色:

美丽钱湖


发布时间:2015-08-12信息来源:字体:[ ]

    江南的城,若没有湖,会失却一半韵致。浙东鄞州,有俊秀的山,有魔术般变幻的广场,有禅意氤氲的古寺,这一切似乎都比不上一个湖令人欣喜。东钱湖是鄞州的小女儿,温婉娴静,是城市柔软梦想的所在。
  我更愿将它想成一本书,摊开在鄞地东部的臂弯里,摊开在久远时光中。有了这样一本书,这片古老而现代的江南富庶地,就像一个人有了丰厚家学,举手投足间无端多出一股风雅气。这是一本怎样的书呢?“阳春召我以烟景,大块假我以文章”,千年万年过去,自然以神奇笔墨悄然书写着。浩渺的湖面是绢织成的纸页,陶公岛投以青葱的倒影,那是笔墨浓重的一段,霞屿寺留下明媚的身姿,那是一个漂亮的隐喻。而湖上的渔舟晚照,湖里的莲叶青鱼都是一枚枚的动词,它们在一个段落里跳跃着,溅起几点洁白浪花,或者画出一些荡漾的涟漪。这样一来,我们的东钱湖是一本写景的书,长堤落月,拂晓春风,亦或风霜雷电,秋雨冬雪,在湖水的锦帛之上,谁都成了抒情诗人,文章好手。
   当然,春秋变幻的景致,一轴铺展的山水画卷仅是开篇。天地造化在时间里的书写,有着更宏大的格局。自然给出灵秀的山水时,也给出了他别样的用心。这片灵秀的湖山注定要孕育出万千气象。东钱湖古时称“钱湖”,以其上承钱埭之水得名,但这个看似随意取来的“钱”字,仿佛有了某种暗示,它在等待一个人,等待一种经营之道。机缘就是这样埋下的,到了春秋时代,一场吴越战争打完,范蠡携西施隐居山水间,泛一叶扁舟五湖上。期间,范蠡三次经商成为巨富,又三散家财于天下,后世誉为儒商鼻祖。他在历经政治的巅峰和财富的巅峰,历经钟鸣鼎食的岁月,历经战乱后,选择了隐居东钱湖畔伏牛山,自号陶朱公。自此,这座山也因他的到来更名为陶公山。而东钱湖中间的那个“钱”字也更落到了实处,这并非是带着铜臭味的孔方兄,这是东方智慧,财富聚集的寓意。不知道是不是范蠡,这位历史上称为“商圣”的人的到来,给古老的鄞州大地埋下了经商之道。往后,无数人从东钱湖的水边出发,从东海边的大港出发,他们走出江浙,走出中国,走向大洋彼岸,无数财富像钱湖的水一样汇聚起来,无数创富的理想像湖上的春风一样流传开来。这么多鄞州人,他们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呼风唤雨,蔚为壮观,成就了天下宁波帮的神话,也成就了东钱湖东方财富之湖的神话,这是东钱湖这本大书里智慧的一章。
  范蠡之后,东钱湖又书写了另一个掷地有声的章节。北宋时代,27岁的王安石上任鄞县(鄞州古时称鄞县)县令。其时,这位年轻的地方官满怀济民之志,抱负雄才大略。他在鄞县任职三年,一开始胸中就藏有一幅壮丽的蓝图,他风尘仆仆,殚精竭虑。冒严寒酷暑、履冰霜雨雪,从县城出发走遍鄞地角角落落。他务实开拓,研究考察,低息贷谷于民,组建联保,平抑物价,创建县学,一系列举措都成为日后那场影响整个中国的伟大变法的先期试水。短暂的三年,王安石之于鄞县的贡献最大的还是东钱湖,这也可以看成人与湖的缘分,在农耕时代,王安石深知水于民生的重要意义,当时的东钱湖时常泛滥,周边百姓深受其苦。王安石看到问题的症结所在,举十万民力,清除葑草,立湖界,起堤堰,决陂塘,整修七堰九塘,限湖水之出,捍海潮之入,解除了湖区周围及鄞县镇海七乡农民水旱之苦。从此,东钱湖水面清朗,润泽八方。年轻的王安石读懂了东钱湖,读懂了这风生水起的开阔气象,他在鄞县的土地上完成了最初对于宏大梦想的勾勒。这是东钱湖这本大书里深邃的一章,这一章日后注定会载入厚重的中国历史。
    而现在,人们更多时候会在周末,带上老人,带上儿女,穿越城市喧嚣来到她的身旁,仅是为了在闪烁的湖光面前坐下来,仅是为了沐浴这湖上吹来的清风。人们散步、垂钓、烧烤,或者怀揣爱情的向往,人们在湖光映照下,获得人世间最美的祝福。这时候,东钱湖又是一本跟生活息息相通的书,简单明了,平易近人。
   一座城市拥有一个自己的湖是幸福的,尤其在江南,湖让城市保有了自古以来的优雅气度。东钱湖之于鄞州,就像西湖之于杭州,洱海之于大理,大明湖之于济南一般,她是这座城市的眉目,她隐藏着城市无限的情致。